中國酒業新聞網

華夏酒報官方網站

首頁 > 人物 > 正文

喬天明歸來,但曾經的“茅五劍”還能回來嗎?
2017-01-10 09:47:32   來源:中國酒業新聞網   作者:劉保建   

長期失聯的“喬幫主”終于“歸來”。

2017年1月9日上午,一位業內人士向《華夏酒報》記者透露,“前段時間,劍南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、黨委書記喬天明再次出現在公眾面前了,有人在北京看見他,并參加了聚會。”

另一位業內人士今日也確認了此消息,“喬天明取保候審已回家,目前在醫院療養!應該算是行業好消息”,他還為“老帥”回歸的劍南春送上了祝福。

喬老爺子今年已滿68歲,從2015年5月開始“失聯”。2015年12月,又短暫返回劍南春酒廠所在地綿竹,簽署完很多授權文件后,就離開了工作崗位。
 

“長期失聯”一年多,現在他又“歸來”了,但曾經“茅五劍”時代還能回來嗎?
 


 

在酒業人印象中,“茅五劍”曾是著名的黃金“鐵三角”,代表中國高端白酒,位列中國白酒企業第一陣營。劍南春盡管屬于“三強”中的末位,依然是威名赫赫。

然而,在歲月淘沙和市場競爭下,原有的“茅五劍”時代發生了歷史性逆轉,變成現在熟知的“茅五洋”。

其實,2010年,行業對“茅五洋”的說法已無任何爭議,洋河年報逐年躥高,行業格局嘩然大變,劍南春就此出局。

2016年,“茅五洋”格局更加穩定。老大茅臺營收近400億,五糧液、洋河毫無懸念破200億,至今未上市的劍南春呢?實力進入不了“百億俱樂部”!

本屬于一線陣營的劍南春為何落入今日的境地?這些年,名酒劍南春又錯過了什么?

改制:未能激發企業活力,還導致錯過黃金周期

談劍南春永遠避不開喬天明。他是與五糧液王國春、茅臺季克良齊名的行業大佬。

2016年全國“兩會”前夕,喬天明被多家媒體爆出已“失聯多日”,并得到綿竹本地人的確認,此次失聯長達數月,與前幾次的短暫失聯不可同日而語。

對于業內人來說,喬天明的失聯早已是行業公開的秘密。他最早是于2015年5月開始失聯。與此同時,其人社局的個人檔案,與2004年劍南春整體改制有關的資料均被調走。

作為劍南春的靈魂人物,喬天明于1982年進入劍南春酒廠,歷任黨辦副主任、副廠長、總經理等職務,最后升到董事長和黨委書記。35年中曾帶劍南春走向輝煌,也見證了企業的“掉隊”。

上世紀80年代中期,劍南春整頓,他被調出領導崗位,不久又東山再起。1989年白酒調整,他主管劍南春的銷售。2001年,他推動企業全面戰略調整,劍南春躋身“茅五劍”陣營。

最具歷史意義的事件是,他主導了劍南春改制。2004年,國有資本全部退出劍南春,以喬天明為首的管理層成立了四川同盛投資公司,出資控股劍南春集團69.59%股份,喬天明本人間接持有劍南春26%股權。

禍起于蕭墻之內。劍南春改制“遺患”之多,以至于管理層及職工均不滿,喬天明也隨之交上噩運。業內及坊間均流傳,十幾年前的改制風波,正是他失聯的禍根。

此外,財經媒體《經濟觀察報》報出:“李春城事件”發生后,與李春城關系非同一般的喬天明,被帶去問話。不過,這與其后來的失聯是否有關系,尚無定論。

劍南春醞釀改制是2003年,正式落地在2004年。此時白酒行業已進入“黃金十年”周期的前奏,名酒企業正加速進入難得一遇的快車道,比如名酒洋河、郎酒,借助行業上行周期和靈活企業機制,后來發展成了百億巨頭。

而劍南春呢?改制不但沒為企業帶來本有的活力,反而讓它陷入巨大的內部危機,如此怎能趕上快車道?

一個驚人卻常常忽略的事實是,川酒六朵金花中,劍南春是為數不多的未上市企業。

這并不是它不想,而是機遇不好。早前借殼西藏珠峰未果,再寄希望IPO,后來梳理產權上市,卻又因為改制問題棋差一招,穩住局面已算不易,上市仍要等待。

中庸者:保守有余,魄力不足,名氣與表現實不相稱

如果一個企業有性格,那么,劍南春的性格就是“中庸”。

現在,說一個人“中庸”,好的可理解為穩健,不好的就是保守,也就是魄力不足。

一個業內人士說過一句讓《華夏酒報》記者印象非常深刻的話,“當其他名酒企業在市場上沖鋒陷陣、彩旗招展之際,劍南春總是一副與它名氣不相稱的沉默表現”。

鄭州一位劍南春酒經銷商告訴《華夏酒報》記者,“劍南春領導層最大風格是中庸,溫吞吞的性格,我很著急,但是也沒辦法,做為一個經銷商也改變不了什么。”

“我捉摸不定劍南春的文化訴求。‘唐時宮廷酒,盛世劍南春’的大唐文化賣點很好,但還有待于繼續落地。”一位山東名酒經銷商向記者表示,他同意劍南春“中庸”性格的說法。

這種“中庸”性格,是好事也是壞事。它足以為企業規避很多風險,也可以讓它錯失很多的機遇。

比如劍南春的價格,多次錯過提價良機。特別是高端白酒量價齊升的時候不提價,錯過了利潤增長最快的幾年。后來,行業調整高端白酒價下滑,這本是劍南春坐收漁翁之利的契機,但并無作為。

另一方面,正是如此,水晶劍南春在300-400元次高端價位段竟無敵手。

“茅五劍”時代的錯失,也與這種性格有關。其時突發事件對劍南春不利,2008年汶川大地震,劍南春重創最大,儲存基酒損失三分之一以上,漏掉一萬余噸,直接經濟損失近10億元。

與此同時,洋河正在“大步快走”。2010年,洋河、雙溝達成聯手。品牌突然被打開的洋河,再加上“如虎添翼”的雙溝優質產能,當然一舉沖天。當年的洋河年報業績已達到76.17億元,這一成績高于劍南春“歷史最好水平(喬愚語)”2015年的65億元,第三名寶座自然歸了洋河。

吊詭的是,“中庸”性格在行業調整期再次為劍南春發揮奇效。在行業深度調整中,即便沒有喬天明坐鎮,劍南春仍能保持穩健發展,多個數據顯示,劍南春2015年實現了25%的增長,2016年也有不俗的發展。

不過,“茅五劍”時代已不再,已將飛天茅臺和“普五”打造高端白酒標桿的茅臺和五糧液,也不愿與劍南春為伍。這一點業績上的亮光,對這個老名酒只算是一點安慰了。

(本文僅做行業討論,并無針對企業問題發難之意,也不對市場選擇構成影響)

編輯:

weixn


相關熱詞搜索:茅五劍

上一篇:獨家重磅|劍南春董事長喬天明再現公眾面前
下一篇:瀘州老窖董事長劉淼榮獲2016十大經濟年度人物

26选5开奖图